专注产出,杜方本命

【楼诚】【娱乐圈AU】密特拉的礼物(CH8-1)

伪装者背景演艺圈AU文,长篇轻松无虐向,私设无数,OOC可能性有,RPS不约我们不约,梗来源于作者的脑洞与平日见闻,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通贩上架,感谢支持~

以下通贩链接:戳我戳我


 更新链接: 

CH1   

CH2-1   CH2-2   CH2完

CH3-1   CH3-2   CH3-3   CH3完

CH4-1   CH4-2   CH4完

CH5-1   CH5-2   CH5完

CH6-1   CH6完

CH7-1   CH7完

----------------------------------------

第八章   患得患失

总的来说,明台是个典型记吃不记打的主儿。尤其在明诚开始照顾明楼的生活之后,那人一手精妙绝伦的烧菜技术更是让他欲罢不能。所以尽管明楼三令五申不许明台不打招呼擅自跑到家里来,明台还是会为了蹭饭风雨无阻的上门讨打。而明楼毕竟宠他,既然无法阻止,也就由着他去了。

当然,这对明台而言应该是再好不过的一种结果。可是最近,他却越来越觉得奇怪起来。因为他发现明楼和明诚之间气氛,正发生着某种显而易见的变化。

晚饭时分,明台照旧来到明楼家中,一打开门,就听到厨房那边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他没有急着过去打招呼,而是站在客厅里观察了一会儿,然后就看到明楼靠在厨房门口跟里面忙碌的明诚聊天,手里还端着一碟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明诚事先准备好的零食。而明楼显然对目前的状况十分满意,一边往嘴里又塞了块东西一边赞叹了一句。

“阿诚你这么能干,将来要是谁嫁给你,肯定享福。”

明诚将炒好的菜盛进盘子里,为了听清明楼的话伸手关了油烟机,又转过身冲那人笑了一下。

“师兄又在取笑我了,我又不出名,要啥没啥的,跟了我还能享什么福啊。”

“不过说真的,你谈过对象么。”

“当然没啦,这些年不是一直忙着拍戏嘛,哪有功夫谈对象。”

“心仪的也没有?”

“嗯……要说有好感的,还真有一个。大概是三四年前吧,遇见过一个同组拍戏的女演员,妹子长得娇小可爱,演技也好极了。合作了几场对手戏,对她印象很深刻,在片场还特地去找她搭过话。可谁知道,那姑娘一下戏就整个人都变成了高冷范儿的,任何人都不爱搭理,只喜欢一个人呆着读佛经,所以我只能不了了之了。”

“那是她没眼光,我们阿诚这么优秀,她都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我吗?没觉得啊。在我看来,跟了师兄的姑娘才应该更幸福些吧。”

“为什么?”

“因为师兄长得好看啊!尤其是笑起来,特别的迷人。”

“啧啧,没想到阿诚你跟那些年轻人一样,也是个肤浅的颜控。”

“哎师兄,话不能这么说啊,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明台觉得这对话内容诡异到快让他听不下去了,便抬头又望了望那边的明楼。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向不喜欢任何饰品的他竟然在脖子上挂了一个银质的吊饰,除非是演戏有特别的需要,否则什么时候都不拿下来。而自己问起来的时候,他还理直气壮的解释说是明诚送他的,让明台好奇了好长一段时间,却又实在没好意思问,到底明诚送给他的东西对于他来说,有什么样特殊的意义啊。

明台刚想到这儿,明楼也发现了他的存在,表情马上从刚才和风旭日的微笑变成了一脸的嫌弃,还没好气的冲他哼了声。

“要吃晚饭了明台,你怎么还不走?”

虽然明台知道明楼总是开口三句没好话,但听到那人直截了当的这么说,还是让他惊讶的张大了嘴。

“大哥,你有没有搞错啊大哥!哪有吃饭时间赶人走的道理啊!”

“不然呢?又没你的饭吃。今天阿诚只做了两个人的,是吧阿诚?”

明诚正在往桌子上端菜,听到明楼这么问便看了明台一眼,又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明台见他这副态度心都要稀碎了,于是不甘不愿的朝明楼接着嚷道。

“大哥,阿诚哥能干又厉害剧组里人人都知道,但你不能老这么霸着他啊!这也太不讲理了吧!”

“阿诚是我的师弟,合该我霸着他。再说了,阿诚自己都还没说话呢,你提什么意见啊。”

眼看着明楼和明台又要因为鸡毛蒜皮的事吵起来,明诚连忙过来当和事佬,拉着明楼的胳膊将他往后拽了拽。

“算了师兄,小少爷还小,您就别老跟他置气了。小少爷,还是留下来吃晚饭吧,正好,今天我烧了虾。”

“阿诚哥你饶了我吧,我没吃虾都已经快瞎了!”

明台扁着嘴委委屈屈的说了一句,趁明楼不备从他手里猛地抢了一把零食,然后在那人的怒吼声中一溜烟的蹿出了门。

“所以曼丽你说,我大哥到底是怎么了啊。当然我也不是嫉妒阿诚哥,只不过大哥给他的特殊待遇实在是多到过分了。什么,又是出入不忌又是手把手的教着演戏,他对我都从来没有这么好过哎!”

第二天中午,当明台带着埋怨的语气跟自家女朋友也提起这件事时,却意外的收到了于曼丽一个“要不怎么说是你不懂事”的眼神。

“你傻啊,阿诚哥可是大少爷喜欢的人,当然跟别人的待遇不一样啦。”

明台差点没一口水喷出来,望着于曼丽满脸的不可思议。

“喜欢的人?不会吧!我大哥跟阿诚哥只是单纯的师兄弟关系,他们怎么可能——”

这回于曼丽也没跟明台多做解释,只是朝一个地方扬了扬自己的下巴。明台顺着她示意的方向望过去,正好看到那边明楼和明诚凑在一起讨论剧本。不知道该用毫无间隙还是其他什么形容词好,反正两人之间近的几乎没有距离,明楼时不时的亲自上手替明诚调整一下动作姿态,而明诚却像是想起了什么好玩的事,凑到明楼耳边低声说了句,然后大笑着从那里一路逃开了。而明楼也一反平常高高在上的姿态,直接从椅子上跳起来追了过去。

明台被眼前这一幕闪得快要背过去了,偏生于曼丽还好死不死的补了一句。

“所以,你管这叫单纯的师兄弟关系?”

明台刚要开口解释,就见明楼将逃走的明诚一把拽了回来,然后照着那人挺翘的屁股上轻轻拍了一把。

明台觉得自己这双眼睛还不如就别要了。

身为一个聪明绝顶的情感孤僻症,明楼可以毫不费力的就同权运动的历史沿革和发展这个论点写出十万字的论文,但是对于两个人之间的某些相处模式其实是陷入恋爱的表现,他却毫无知觉。再加上明诚的性格又体贴的要命,对明楼百依百顺。所以在三番五次的经历了失明又复明的痛苦之后,明台觉得一定不能再任由他们这么不明不白的暧昧下去了,但是如果直接跑去跟明楼挑明这件事,明楼肯定会摆出一通大道理来噎得他哑口无言。而正当他一筹莫展的时候,于曼丽又给了他一个好的建议。

“这种时候与其靠别人提点,倒不如让他自己发现。所以你需要做的,就是在这个发现的过程中助推一把。”

于曼丽说着将一本没有外皮的书递给了明台,朝他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这天拍完戏之后,明台意外的找上了明楼,神秘兮兮的将一本书塞给他,说是黎叔下一部准备拍的剧本,然后就马不停蹄的跑了。明楼当然没信他的胡扯,不过还是把书带回了家,晚上临睡前洗完了澡觉得无聊,顺手翻开看了几页,很快便发现了内容好像不太对劲。

用专业化的术语来说,这是一本耽美小说。作者的笔力尚可,但剧情着实糟糕到无以复加,两个男主角一个渣一个贱,作天作地爱死爱活,却总是哭哭啼啼的闹着分分合合,一个为了另一个又是上吊又是假死又是车祸,还狗血不断,把明楼简直从里恶心到了外,但由于强迫症的驱使,他还是咬牙熬了半晚上看完了整本书,终于在二十年后各有妻儿然而两人抛弃一切携手私奔的所谓圆满大结局中崩溃了,摸起床头柜上的笔就给书后写了一句批注。

从没见过如此丧心病狂的剧情。明楼。XX年X月X日。

写完之后他才想起来这不是自己的书,但也没办法了,只好先丢开书本关灯睡觉。一晚上脑子里尽是些光怪陆离的梦,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而原本应该来叫他起床的明诚也没有动静。

于是明楼从卧室走到客厅,一眼看到餐桌上整整齐齐的摆着早饭,还有一张明诚留给他的字条。

今天早上没有师兄的戏,所以我先去剧组了,师兄可以多睡一会,记得起来了要吃早饭。

P.S.身体重要,以后晚上不要再为了不好看的书熬夜了,更犯不着三更半夜的因为狗血剧情骂娘。——半夜起来喝水的时候不小心听到了我真不是故意的。

明楼望着那张字条不由得嗤笑了一声,一边埋怨着这小子最近是越来越没规矩了,一边按照他的吩咐乖乖吃完了早饭,然后还是驱车来到了剧组。

不同于往常秩序井然的样子,今天的化妆间里一派兵荒马乱,明楼好不容易才从匆忙穿梭的人群中找到了明诚,却见那人一脸不知所措的望着自己,眉宇间尽是焦灼的样子。

“怎么了?”

“早上出了点事,另外一个化妆师没来。组里只有一个人显然不够用,所以……所以……”

明诚眼看着就要说不下去,明楼却一下子明白了。看来十项全能的明诚也有他的苦手之处,起码对于化妆他就是一点儿都不在行。而以他的性格,肯定是让化妆师先去照顾了同组的其他人,自己就只能杵在旁边干着急。

于是明楼也没再多说,只是顺手拦住一个女演员问她借了化妆包,然后二话不说将明诚按在一旁空着的化妆台前。

“你也不用纠结了,赶时间不是吗,我帮你化。”

“师兄你帮我?那不是添乱么!”

“哎?怎么说话呢!”

明楼不轻不重的照明诚头上拍了一把,顺便捋起他的刘海用夹子一别,仔细的端详了一下明诚的脸,然后从化妆包里翻找起来。

“我告诉你啊,以前在学校里念书的时候,我可是选修过他们京剧系的戏。同班的十几个师兄师姐们都热情的很,所以除了学戏之外,化妆的手艺也是那时候练出来的,不比他们专业的差。”

明楼得意洋洋的冲明诚炫耀着,意料之中的换来了那人的一句嘀咕。

“所以说啊,师兄你什么时候都让人羡慕,光教你的师兄都比我多多了。”

“羡慕这个做什么?你有我!我一个顶他们十几个还不止呢!”

明诚听着明楼的这句话忍不住想要吐槽,却被那人一把捏住下巴抬了起来。

“好了别动,这边胡子没剃干净我帮你修修,乱动当心割伤了。”

明楼说着从包里找出一把修眉刀,三下五除二的帮明诚打理干净了胡茬,又将粉底高光修容粉依次排开,一样样往明诚脸上涂,也没忘了边涂边说教。

“不过阿诚,作为演员,基础的化妆技术还是需要掌握的。你之前拍戏不是去过西藏么,那边条件那么艰苦,要是遇上什么突发状况像今天一样,还是得自己上手。”

“可是……”明诚闭上眼睛配合明楼替自己打好眼影,“总觉得化妆太难了,我学不来。”

“学不来没关系,我慢慢教你。不过今天就算了吧,以后有的是时间。好了,张嘴。”

明楼很快进行到了最后一项工作,拿出唇釉来刚抹上,便啧了一声。

“女孩子的东西毕竟还是有些不合适,这个未免太亮了吧。不过没关系,正好先教你一招,对付这种亮度太高的唇釉,只要涂好之后用指头蹭一蹭,就自然而然的变成哑光效果了。”

说着,明楼抬起拇指慢慢的擦过明诚的微启的双唇,然而在收回的那一瞬间,明诚突然伸出舌头来,鬼使神差的舔了他一口。

明楼当时还很淡定,只是望着明诚挑了挑眉梢?

“你干嘛?”

“闻起来甜甜的,我就,突然想尝尝看。”

“傻瓜!化妆用的怎么能吃呢!”

明楼语气宠溺的责备了他一句,眼看时间差不多,便让明诚过去拍戏,自己则照旧坐在摄影机旁边,从镜头里观察着片场中的一切。

然而很快的,他就有些坐不住了。指尖刚刚被明诚舔过地方仿佛燃起了火苗,烫得他连心里都焦灼起来。他不太明白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觉得坐立难安。到后来黎叔实在受不了了,终于朝他抱怨了一句。

“明楼,你今天是踩着电门了还是屁股底下有针垫啊,停会儿成吗?绕得我眼都晕了。”

明楼转过头来望着黎叔,将手指紧紧的藏在手心,犹豫着说了句。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突然就觉得心慌得很。”

“你老婆又没跟人跑了,心慌个什么劲儿啊!再说你也没老婆。”

黎叔满不在乎的吐槽了他一句,明楼却猛地想起明诚之前跟他提过的那个娇小可爱喜欢佛经的女孩子,不觉心更慌了。他深知自己这么下去绝对不行,于是找了个借口逃到走廊,想先呆在那边冷静冷静。不过一到了四下无人的地方,方才的那种情况马上变得越发严重起来。明楼满脑子都是昨天看过的书里的情节,只不过主人公变成了他和明诚。虽然他也明白自己的这种想法简直是荒唐透了,可他就是控制不住。无奈之下,他终于记起自己还有个对付这类疑难问题非常在行的朋友徐天,连忙拨通了那人的电话。

------------------TBC----------------

爱情突如其来的时候,其实就跟生病一样啊2333~明大少没关系的,你习惯了就好2333~于是今天真是,各种意义上的笑死2333~你两有病啊!!!简直了23333~另外公布个小彩蛋,那个娇小可爱喜欢佛经的妹子其实是我的真爱女神嘿嘿~然而才不把她让给阿诚哥呢!【喂……

评论(152)
热度(697)

© 好好做人苏小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