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产出,杜方本命

【楼诚】【娱乐圈AU】密特拉的礼物(CH7-1)

伪装者背景演艺圈AU文,长篇轻松无虐向,私设无数,OOC可能性有,RPS不约我们不约,梗来源于作者的脑洞与平日见闻,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通贩上架,感谢支持~

以下通贩链接:戳我戳我


 更新链接: 

CH1   

CH2-1   CH2-2   CH2完

CH3-1   CH3-2   CH3-3   CH3完

CH4-1   CH4-2   CH4完

CH5-1   CH5-2   CH5完

CH6-1   CH6完

----------------------------------------

第七章   长夜初明

不管明楼有多么的不情愿,该来的事情总归还是躲不过的。况且在明镜那里,关乎明台无小事,所以她对这事也上心得很,从一个星期前就开始不停的电话轰炸,软硬兼施什么法子都用尽了,直到明楼不再用任何借口推脱,将吃饭的事情应下来才放过他。而拜这个所赐,明楼注定要度过可能是他有生以来最惨烈的一个生日。

平安夜那天来临的时候,整个剧组上下都陷入了一种热闹欢快的气氛中。这两年,随着进剧组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大家纷纷开始庆祝以前并没有过多关注过的外国节日来,圣诞节自是首当其冲。再加上最近的拍摄进度也十分顺利,所以黎叔索性放了全体人员半天假,让他们出去好好放松一下。鉴于这个原因,中午时间刚过,剧组里就已经走得没了人,只剩下明楼对着自己面前的一碟小油菜,低着头愁眉苦脸。

“师兄,再不吃菜就要放凉了。”

明诚见明楼坐在那儿老半天还没有要动筷子的意思,便拿过他的米饭帮他添了一勺酱汁,搅了搅给他递还回去。明楼这才端起碗往自己嘴里塞了口饭,刚吃了一小半,又忍不住叹了口气。

“是不是酱放多了?”

“没,挺好的,只是突然觉得有点舍不得吃。”

“舍不得?”

“是啊,今天晚上我要去趟大姐那里,所以这恐怕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吃你烧的菜了。”

明诚闻言不觉暗自失笑,但看着明楼一脸郁结的表情也没好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劝了那人一句。

“没您说的这么夸张啦师兄,董事长毕竟是第一次跟曼丽见面,总不会一开口就吵架吧。再说了,曼丽平常在剧组里乖巧文静的很,说话又懂分寸,说不定她把董事长哄开心了,也就不再追究这事了呢。”

“哎,要是真有你说的那么好,岂不是早就天下太平了。”

明楼越想越觉得心塞,索性将晚上的事暂且搁置,认认真真的吃完了午饭,又陪着明诚顺了一遍接下来几天要拍的剧情,直到时针奔四过去了,才不情不愿的准备出发。

明诚替明楼把挂在暖气旁边的外套拿来,再把围巾手套和车钥匙一样一样的给那人递过去,顺便问道。

“晚上还回来吃饭么师兄?”

“不一定呢,看大姐那边情况如何了。不过你也不用管我了,难得过节,出去跟朋友们一起玩吧,不然成天家里剧组的两点一线,也未免太单调了。”

明诚笑了笑并没有回应明楼,只是望着他整理围巾的动作低声劝了句。

“那师兄,您自己路上小心点。还有,可千万别跟董事长或者小少爷他们吵起来了。”

“吵起来?我怕是劝架都来不及呢!”

明楼无奈的摇摇头打开了车门,离开之前还特地绕开了明台和于曼丽,提前了不少时间到了明镜家中。不过明镜显然没有那么容易放过他,一见他进来的时候只有孤身一人,便连珠炮似的问了起来。

“怎么就只有你一个?明台呢?他女朋友呢?别告诉我这大冷天的,你把他全都给的扔半路了啊!”

“姐,您想什么呢!我跟明台还有他女朋友没有一起来。您又不是不知道,他的老师可是那个疯子,我才不想跟冤家打照面。”

“还冤家呢,这事儿都过去十年了,你怎么这么小心眼啊。没准今天这事谈妥了,咱们还就成亲家了。”

明楼一想起要跟王天风互称亲家就止不住的恶心,连忙拍了拍胸口定惊。而明镜这时又想起了什么,便朝着明楼又追问道。

“对了,阿诚呢?怎么不把他也一起喊过来呀。”

“今天可是平安夜,阿诚跟朋友有约,所以我就没喊他来。总不能让他天天就围着我一个人打转吧!”

明楼随便找了个借口将明镜搪塞过去,同时在心里默默腹诽了一句。

开什么玩笑,今天来这里又不是什么好事,叫阿诚来蹚什么浑水啊。再说了,一会明台他们要是真的跟大姐吵起来了,他还不知道该帮哪边呢!

明楼正这样想着的时候,明台他们也到了家里。明镜连忙招呼两人进屋,眼神却止不住的在于曼丽身上打量起来。

第一眼看上去,倒真是个单纯无暇的小姑娘。长得漂亮,气质也特别挺拔,年纪又不大,比二十出头的明台似乎还小了两岁。而且比起现在好些个被惯坏了的年轻人来说,这孩子也显得分外懂事,进屋先跟她鞠躬问过好,然后又把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递到了她手里。

“来的时候顺便帮明董事长挑了一点小礼物,希望您不要嫌弃才是。”

“哎呀,这多不好意思啊,于小姐真是太有心了。”

明镜收下东西嘴上应承着,而明楼也才想起来今天应该是他的生日啊,为什么却是明镜有礼物收,不觉更郁闷了。明台一看大家表面上都是一副和煦的样子,忍不住跳脱起来,扭头跟于曼丽说了一句。

“怎么还叫董事长这么生分,以后跟我一起喊大——”

话音未落,他就被明楼踹了一脚,硬生生将没说完的半句吞了回去。而明镜也装做没听到的样子,只是吩咐家里的帮佣准备开饭。

明镜身为堂堂明氏的董事长,生活水准自然不低,再加上这顿饭又是专门花心思准备的,所以每道菜都做的精致可口。但也不知道是由于近来被明诚的好手艺养刁了嘴还是由于心思过重的缘故,明楼在餐桌上就没怎么动筷,只是提醒吊胆的望着明镜,等她随时发难。好在明镜并没有让他等太久,热菜起了差不多一半的时候,她就看似随意朝于曼丽问道。

“明楼跟我都习惯江浙一带的口味,也不知道于小姐吃不吃得惯。对了,于小姐是哪里人呀?”

于曼丽毕竟冰雪聪明,一听明镜问了这个哪还会不知道她的后话,于是索性放下筷子,又安慰般的拍了拍身边明台的手,开始跟明镜娓娓道来。

“明董事长,我是湖南湘潭人,小时候爸爸死得早,妈妈一个人日子过不下去,就带着我改嫁了一个赌鬼。十六岁那年,我妈妈去世了,继父又赌光了家产,看我还有几分姿色,便将我卖给了接手蓝衣社的戴老板当情妇。我那时候还小,虽然不懂这些但也不乐意,结果惹怒了戴老板,就把我丢到了他名下的一家AV片场里,逼我拍片子卖钱还债。我没办法反抗,只能一边拍戏,一边尝试着逃跑,不过总是被抓回来打得很惨。直到后来有一天,我遇到了老师,他救了我,还把我送进了军影读书。后来过了两年,明台也进了学校,我们就认识了。”

于曼丽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自始至终都温柔的笑着,却让坐在她对面的明镜和明楼不由得目瞪口呆。明台听她又一次提起自己的身世觉得心疼的不行,想要拉住她的手,却被她坚决的拒开了。

“老师在带我进军影的第一天就告诉我,一个人的出身没法选择,但是她可以决定自己未来的命运。既然过去的历史无法洗白,那么就靠自己的拼搏和努力,改变自己的人生。身为军影的演员,我和前辈们一样是个坚强的战士,无论什么样的困难和挫折,都不会轻易打倒我。”

“董事长,明大少,我知道你们不同意我跟明台在一起,我也明白这其中的原因。毕竟明家这么大势力,如果小少爷娶了一个我这样出身的女人回家,那么谁的脸面上都不会好看的。所以,我根本没想过要高攀明台,一开始,我甚至不愿意接受他。”

“不过,明台他真心实意的喜欢我,对我好,也教给我很多我以前从来都不知道事情,跟他在一起,让我觉得前所未有的幸福,我不得不承认,是他的坚持和执着打动了我,所以,我选择接受他的感情。尽管我知道,我们之间可能根本不可能会有什么结果。”

“是明台带给我人生新的意义,但是我人生的意义,却不仅止于跟明台在一起。我想要凭借自己的力量彻底扭转命运,想要站得更高看得更远,想要在演员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而这一切,即便没有明台,我也终究会实现的。所以,就算我跟明台注定要分道扬镳,我仍然感谢他,带给我一段这么美好的感情。”

说完,于曼丽站了起来,又朝身边的明台笑着欠了欠身。

“明台,谢谢你这么重视我,带我来见你的家里人。也谢谢董事长跟明大少,饭菜很可口,我挺喜欢的。时间不早了,明天我还有早场的戏要拍,请原谅我先告辞了。”

直到于曼丽说出了道别的话语,明镜依旧呆坐在那里愣着,倒是明台先反应了过来,急忙喊着“大哥大姐你们慢慢吃我去送送曼丽!”奔出了餐厅。明楼被外面“哐当”的一声门响震得回了神,然后就听明镜同自己问了一句。

“这小姑娘,倒是有点儿与众不同。明楼,这事你怎么看?”

明楼将手撑在额头上揉了揉,闭上眼睛慢慢的道。

“不瞒大姐说,这几天我调查过于曼丽的身世,基本就是她所说的这个状况。毕竟是王天风一手教出来的徒弟,这姑娘秉性人品应该不会差,既然大姐不介意她的过去,那我看明台和她,倒也蛮合适的。”

“只是这么一来,王天风那边的事情,就不得不出手帮一把了。”

明楼的话勾起了明镜对于往事的久远回忆,她不由得沉下脸色,语气也变得凝重起来。

“当年的事捅出那么大篓子,姓戴的口口声声跟我保证绝不会再犯,可谁成想他不仅没改,这两年反而是变本加厉了。明楼,你当年受过的委屈,姐姐可不能让明台再受一遍。所以不管如何,姐姐都不会放任那个姓戴的再这么下去。”

“大姐,您要是这么说,那我当年的委屈不是白受了么。咱们之所以这么些年一直都让着他半分,不就是想要图个清静么。您放心,我现在很好,明台也不会有事,重要的是,姐姐要保护好自己才行。”

“要是连你们两个都顾不好了,我这个大姐还有什么用处?”

“那我也不能让您以身犯险!”

明楼难得强硬的反驳了明镜的话,望着那人微微皱起的眉头又叹了口气。

“大姐,我知道您当年有办法对付那个姓戴的,现在肯定也有,可您毕竟是明氏的董事长,在这些事情上亲自出马,多少有些说不过去。所以依我看,您也就别分心了,好好照顾公司吧,明台的事交给我,我保证不让他出半点纰漏。再说了,咱们这次也只是帮王天风一点小忙而已,又用不着跟姓戴的正面打交道。”

眼看着明楼的态度不容妥协,明镜便也不再坚持下去,只得摇了摇头换个话题。

“算啦,反正这事也不急在一时,咱们还是先静观其变吧。对了,今天不是你生日么,说起来你今年多大了?”

“大姐啊……”

明楼听到明镜居然这么问自己时,哀怨的情绪都快从眼睛里溢出来了。

“您还真是除了公司和明台之外就什么都不关心啊!我今年32了,我们都当了32年的姐弟了大姐!麻烦您明年记得好吗!”

“哎呀记这些虚的干什么,再说了,我记清楚了有用吗?你看看明台,女朋友都领回家来了,没准过两年孩子也有了,可你倒好,三十好几的人了,还是连个定数都看不见。”

明楼一听明镜这话就笑了,望着明镜跟自己颇有几分相似的眉眼言道。

“大姐,您又不是不知道,这冷心冷情的性格也是咱家的家族遗传,我跟您啊,这辈子恐怕都要这么悬着过了。至于定数,我看是没这个缘分了。”

明镜深知他所说不假,便不再继续了。而明楼又跟她聊了两句后看时间也晚了,于是起身告辞。从西城开回东边要穿过大半个城区,路上有点堵,而明楼心不在焉的又忘记开空调,等他觉出来冷的时候,已经有大半边身体都快被冻透了。

他连忙将车驱回车库,回到家一打开房门,马上被迎面而来的暖流给包围了。

屋子里亮着廊灯,餐桌上则泡好了安神的茶,还有几道菜扣在玻璃罩子下面,散发着余温。而明诚也不知已经等了他多久了,居然就那么靠在沙发上睡了过去,由于离暖气近的缘故,瘦削的脸颊上被熏出了一道淡淡的红晕。

----------------------------TBC--------------------------

【哎呀~第一次发现这种等人的人暖如春阳,而被等的人冻的像狗的剧情也是倍儿有爱啊2333~明楼为什么苦逼的总是你!2333~【刚刚还过了个史上最惨的生日2333~以及你知道你给自己立了个多大的FLAG么!下节请用力自打脸吧~用力啊23333!

评论(53)
热度(637)

© 好好做人苏小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