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产出,杜方本命

【楼诚】【娱乐圈AU】密特拉的礼物(第一章整章更完)

伪装者背景演艺圈AU文,长篇轻松无虐向,私设无数,OOC可能性有,RPS不约我们不约,梗来源于作者的脑洞与平日见闻,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通贩上架,感谢支持~

以下通贩链接:戳我戳我


----------------------------------------------------------------------------

第一章   最佳损友

在明楼迄今为止的三十多年人生中,徐天可以算得上是第一个能够被他称之为朋友的人。

当然,这大概也跟他的背景与家教息息相关。明家祖上是出了名的世家大族,解放前生意就已经做出了海外,到了他跟明镜这一辈,几代红资积累下来的家产更是不可估量。在这样家境下长大的明楼,自是从小就接受着最精英的教育与熏陶,性格更是被培养的冷静自持,与其他同龄孩子也格格不入。后来虽然父母早逝,不过长姐明镜对于他的管教依旧十分尽责。尽管收养了明台,又要操持整个明氏集团,时常忙得分身乏术,不过明镜还是执意将明楼送往国外读书。而自从他以十六岁的年纪被普林斯顿大学经济系破格录取后,明楼原本就完美的不像人类的生活也变得更加接近神坛,直到有一天,徐天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切。

明楼甚至不知道这个沉默寡言的中国少年是从哪冒出来的,刚一入校,他就以全科目满分的可怕成绩刷新了明楼的纪录,自此之后,门门考试都要压明楼一筹。到了学期终可以选择第二专业的时候,明楼在进行了仔细的斟酌权衡之后选择了与本专业相辅相成的逻辑学,而徐天则维持他一贯的霸主式学习路线,免试进入了普林斯顿最著名的核物理专业——跟经济学基本上是毫无关系。

失败会给狭隘的人带来沮丧和嫉妒,也会给广博的人带来动力与目标。当然,明楼属于后者。对于他来说,徐天无疑是一个优秀的竞争对手,还是喜欢异想天开剑走偏锋的那种。再加上他们见识学识相当,分析问题的方式也比较相近,徐天又是个安静独立的人,方方面面都十符合明楼的胃口,所以几年下来,两人自然而然的成为了朋友,但只是淡如水的那种。不过这也不怪明楼,毕竟人无完人,他们明家人虽然样样完美,却有着十分严重的情感孤僻倾向。大姐明镜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以公司和事业为自己的毕生追求,除了两个兄弟之外,决不允许任何人踏入自己的私人空间半步。而身为与明镜有着最亲近血缘关系的明楼也完美的继承了这一点,从小到大,除了对自己必须做的事和应当实现的目标有所追求之外,明楼对于其他人和事都毫无兴趣。在普林斯顿虽然也交往过几个女朋友,但往往因为对方受不了他天生冷漠的性格无疾而终。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其中一个女朋友竟然成为改变他一生的重大转折点。

明楼早已不想不起来那个法国亦或是意大利籍的女孩子长什么样子了,只记得那天她拿着两张歌剧魅影的演出票,央求自己陪她去看。明楼本着礼貌的原则勉为其难的进了剧院,谁知一场演出还未及半,他就已经被戏剧所表现出的巨大张力和深刻的感染力所折服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坚定不移的踏上了演员这条不归路。

由于明家家世的缘故,明镜对于两个弟弟在个人发展方面的要求还是相对较为宽松的。所以当明楼带着优异的双学位成绩和MBA证书回国之后,她并没有要求他马上接手公司的事务。而因此落得无事一身轻的明楼也马上做出了个先斩后奏的决定,甩下出国几年刻苦学习得来的成果,毅然决然的转投演艺界,并一举考入了央戏的表演系。明镜得知此事后勃然大怒,勒令明楼摈弃这个异想天开的念头回归正道吗,谁成想,一向对他百依百顺的明楼在这件事上竟意外的固执,软硬不吃,姐弟两僵持了好几天,最终还是明镜先败下阵来,无可奈何的由着明楼去了。

“没办法,谁叫我是他的姐姐,上辈子合该是欠了他的,这辈子才为了他操心又操肺。”

明镜虽然嘴上这样抱怨着,但毕竟心疼明楼,舍不得他吃亏受罪,于是便动用财力将可能牵扯到的影视文化产业都给买了下来,让明家也介入了娱乐圈的生意。而明楼凭借着出色的外形和对演艺事业的一腔热血,还没毕业便得到了央戏一众老前辈的一致推荐,获得了和一位同样是新晋的天才演员合作的机会。

所以他在片场又一次见到徐天那张熟悉的脸时简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我也没想到天底下竟然会有这么巧的事。”

徐天无辜的耸了耸肩膀,同他解释道。

“回国之后,家里并没有让我马上工作,所以我就索性去服了兵役,在特种兵部队呆了三年。出来之后阴差阳错的,又考上了央戏的导演系。这次是因为之前欠了我师兄一个人情,才过来帮忙的。”

饶是聪慧敏锐如明楼,听了徐天的这番话后还是花了整整两分钟才回过神来,不知是感慨还是无奈的跟徐天叹了一句。

“核物理,特种兵,导演系。我说徐天,能把人生过成飞跃在大气层的cos曲线的,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

“那么飞跃在平流层的cot明大少,你我也是半斤八两。”

徐天笑着调侃了明楼一句,然后两人便心照不宣的投入到了新的合作当中。毕竟是大学时代就有过默契的朋友,两人共同出演的新戏一经上映便好评如潮,明楼的事业也因此蒸蒸日上,很快就在圈内最大的娱乐公司76号中坐到了头把交椅,而徐天也成为了另一家公司同福里的顶梁柱。两人一直保持着这种有事不少合作没事不多往来的平淡关系,一过就是十年。

十年来,明楼早已从当初青春年少的新人星成为了家喻户晓的演技担当明大少,而徐天也常年在电视报的观众最喜爱男主角榜上立于不败之地。虽说演艺圈风云叵测,不过对于两个只专注于演戏而不问身外事的职业演员来说,这些基本都造不成什么影响。所以,当明楼听说居然有媒体传言他跟徐天可能存在某种暧昧关系的时候,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啼笑皆非。

“暧昧?现在的记者写东西都不过脑子么,这种词也能上的了版。徐天也是个聪明人,怎么可能把精力浪费在谈论感情这种无聊的事情上。有这功夫,他恐怕宁愿多花点时间去研究向老师的新戏。”

对于这一点,明楼极为自信。十多年相处下来,他非常确信徐天跟他是同类,个人情感这种简直可以被称之为拖累的东西,他们这样已经参透人生的精英阶级当然谁都不需要。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徐天居然毫不留情的将他的脸给打肿了。

彼时,明楼刚刚将自己在国家话剧院的工作告一段落,准备收整一下开始下一阶段的工作时,却在深夜时分接到了来自徐天的经纪人贾小七的电话。

“明大少爷,我也知道这种时候打搅您确实不应该,但我也实在是走投无路了。”那边的声音听上去像是快要哭起来了,“都怪我,事情刚出的时候我没在意,没想到天哥他竟然执念到了这个地步。现在天哥失踪了,电话也没人接听,我们哪儿都找不到他。”

“失踪了?”

得知这个消息的明楼大为惊讶,毕竟徐天和那些空有颜值品行不端的偶像派不同,他做事异常认真负责,虽然已经是业界知名的演员,但始终极为自律,就算在没有片约的时候也会坚持准时上班,连迟到鲜少有过,更不用说闹出失踪这么大的事了。而方才听贾小七话里的意思,似乎徐天身上发生了某些让人意外的变故。于是明楼索性在从沙发上捞过笔记本电脑,又跟那边的贾小七严肃的吩咐了一句。

“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仔仔细细的讲给我听,不许隐瞒。”

贾小七这才吞吞吐吐的开腔,说是半年前徐天参演了向老师的一步新戏,跟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三线女演员田丹合作,两人相处的似乎十分愉快。

“其实,不止是愉快那么简单,天哥他,看上田小姐了。”

“田小姐?田丹?”

明楼望着电脑屏幕上搜索出的田丹的照片,不禁有些讶然。这妹子长相普普通通,撑死算得上标致,以徐天的品味,最低标准都应该是隔壁仙乐斯一姐柳如丝那个款的,怎么可能为这么个小姑娘就闹得茶饭不思,甚至玩起离家出走这一套了。

更何况,徐天也不是没有经历过波折的人。当年他们一起合作的时候,有多少人挖空心思的想抱着他们的大腿往上爬,每次拍完戏回到宾馆,一掀开被子就发现床上躺着个光溜溜的人是常有的事,他还不是二话不说,拎起来就给人丢到外面去了。

哦不对,直接丢到外面去的那个是他,徐天通常会好脾气的劝来人先穿上衣服,然后再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直到那人被他说得声泪俱下自行离开为止。

“所以明大少,我求您想想办法,要是天哥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们整个同福里给他陪葬都不够的哇!”

那边的贾小七还在絮絮叨叨,明楼听得心烦索性压了电话,深深的吸了口气后又在脑海中转了转,突然灵光一现。

徐天是本地人,私底下有个不为人知的爱好就是撸串,而他也不止一次的跟自己提到过,曾经发现的一个又隐蔽又好吃的路边小馆。

想到这里,明楼便不再耽搁,拎起车钥匙出了门,然后很快在徐天口中的那个路边小馆里找到了他。

明楼看到人的第一眼就在心中大叫不好了。大半夜的,徐天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低垂着头,桌子上摆着一碟花生米一听啤酒。明楼走过去拎起啤酒罐子晃了晃,好么,喝掉了四分之一,这对于平生滴酒不沾甚至闻一闻就会醉的徐天来说,是个近乎恐怖的数量级。

于是他上前推了推徐天的肩膀,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徐天已经抬起被酒气熏得通红的双眼,颤抖着声音吐出一句。

“我们再也没机会见面了。”

明楼突然间觉得徐天成天演那些正直不阿的光明形象是浪费了,他早该接个偶像剧里痴情脑残的男一号,保准能刷出惊人级别的收视率。

话虽如此,但面对已然伤心欲绝的徐天,明楼还是好心的没有落井下石,只是在他对面坐了下来,听徐天用一副让所有爱情片男主角都跪地求饶的深情语气继续跟自己坦白。

“其实想想也对……那么好的姑娘家,跟了我是委屈了。我这人没钱没本事,又木讷不会说话,不会哄她开心,没法给她那种,什么都不用操心,只在家里当阔太太相夫教子的生活,是我没用。”

尽管知道陷入恋爱的人毫无清醒的逻辑而言,但徐天的这番话还是让明楼的额头忍不住青筋乱跳。

“既然是让你朝思暮想的姑娘,那必然有着跟普通女演员不同的过人之处,又怎么可能追求相夫教子的阔太太生活。”

“这不是她想不想要的问题,而是我给不给的起。”

徐天用他洞悉一切的眼神死死瞪着明楼,瞪得明楼心里直犯怵,连忙拖过他剩下的四分之三罐啤酒一饮而尽。

压压惊,顺便防止对面那个已经理智全失的家伙再自取灭亡。

可正当明楼本着为徐天好的初心倒干最后一滴啤酒时,就听那人毫不领情的又补了一句。

“说这些也没用,你又没有爱过人,你不懂。”

明楼的火气蹭的就上来了,摔下罐子刚准备撸袖子跟徐天开撕,那人却一头栽倒在桌子上——以他的酒量,撑到现在算是极限了。

明楼顿时觉得无比气闷,但也无济于事,而在拖着不省人事的徐天出了门之后,他才想起来因为刚才的那口啤酒缘故,车是没法开了,于是他只能把徐天从这里扛回了家,好在不算远,路上他就顺便思考了堪称一个完美的解决方式。

不能再放任他这么自怨自艾下去了,要不然姑娘还什么都没说呢,他就得先死于心碎。

将徐天丢在床上喊来了贾小七善后,明楼则拨通了76号负责人梁仲春的电话——以明氏娱乐总公司大股东的身份。

“帮我查一个人,长青工作室的,叫田丹。不用告诉我细节,我只需要你把她的经济关系从长青转到同福里旗下,马上去办。”

梁仲春的办事效率一向靠谱,所以第二天还不到中午,明楼就见到了几乎是心急火燎的冲进76号的徐天。

“我来——”

“我知道你来干什么,事情我都办好了,不用谢。”

徐天急得直拍脑门,但望着一脸志得意满的明楼他根本连话都说不出来。不过很快也不用他再开口了,因为田丹直接从长青工作室找上了76的大门,指名道姓的要见徐天。

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隔着窗子,明楼望着走廊里两相对峙的徐天和田丹,突然有点理解那些娱乐八卦小报记者们的心情。

田丹的性格一贯温柔婉约,这次恐怕也是急了,说话时字里行间竟带上了些凌厉的意味。

“长青哥说,是总部下达命令要我更换经纪公司的。我也问过梁经理,梁经理却说是徐先生您的意思。可是徐先生,我是长青哥一手带起来的,现在工作室刚刚有了起色,突然出现这样的变故,您难道不明白会对他造成多大的损失吗?徐先生一直是通情达理的人,这次这么做,究竟是为什么?”

徐天望着田丹那双充斥着焦虑与担忧的大眼睛,只觉得脑子里所有的思维条理都搅成了一团,张着嘴愣了半天,才终于吐出一句话。

“其实我朋友这么做,都是为了我好。田小姐你别怪他。”

要不是两人中间还隔着一道玻璃,明楼确信自己肯定能冲出去把徐天的脑浆晃出来。也不知道他这普林斯顿出身的高智商此时此刻是不是被谁给吃了,他好心好意的帮忙,徐天却用不到半句话就把他给卖了。

那边厢,田丹在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显得十分惊讶,皱起眉头不解的望了望徐天,又望了望办公室里表情莫测的明楼,若有所思的问道。

“朋友?为了您好?徐先生,您到底是什么意思呀。”

以田丹的心思,话都到了这个份上,她也隐约猜出来了,所以现在只要徐天豁出去给她一个说法,一切就都豁然开朗了。不过徐天毕竟是徐天,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居然还能做出惊世骇俗的事,只见他望着田丹犹豫了三秒,然后果断选择了扭头落荒而逃,把田丹和明楼丢在原地面面相觑。

明楼和田丹都被他此举给吓傻了,足足愣了有一分钟才反应过来。田丹之前凭着一股气冲到了别人的经纪公司,这会缓过劲儿来了,开始觉得有些不知所措,明楼则索性借坡下驴,挥了挥手直接跟田丹抖清楚事实。

“徐天说的没错,我只是实在看不过去想帮他一把而已,跟方先生无关。田小姐请放心,你离开长青工作室,方先生那边我会安排相应的补偿。还有,明天麻烦准时去同福里上班。”

说完,他朝田丹欠了欠身后便离开了76号。如果没猜错的话,徐天晚上肯定还要再闹上一遭。

果不其然,晚上在又一次接到贾小七的电话说徐天不见踪影的时候,明楼直接去小饭馆里找到了他。依旧坐在那个角落,不过这回面前连花生米都没了,只摆着一罐啤酒——自杀般的喝掉了三分之一,再配上他那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明楼毫不怀疑现在要是直接把他丢去奥斯卡现场,绝对能够凭借这一个表情就秒杀所有尚且在世的影帝。

当然,他还没有无情到利用朋友的痛苦来刷演艺成就这个地步。所以明楼只是将人扔上了早就准备好的车,顺便嘱咐贾小七明天来接自己,他要去一趟同福里。

毕竟这场戏还没演完,既然参与了,他总想亲眼看看结局。

第二天一早,当贾小七如约带着明楼来到同福里门口时,就看到田丹早已站在了那里,不知是等了多久。明楼对于这个发展感到十分意外,不过他还是不动声色的坐在车里等着,直到徐天拖着萎靡的脚步也到了这里。

“徐先生,早上好。”

徐天被田丹甜美的声音吓了一跳,猛地抬起头,就看到昨天还以为永远不会再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个人正站在他前方不远处,眼睛弯成了一双月牙儿。

“田小姐,你怎么,怎么会在这里呀。”

田丹噗嗤的笑出了声,有些嗔怪的瞥了徐天一眼。

“徐先生都忘啦?我的经济关系已经转到同福里来了呀,从今天起,我要跟徐先生一起工作了。不过我初来乍到的,对公司的情况也不熟悉,一会能不能请徐先生,给我介绍一下公司的基本情况呀。”

“好,好的啊,这没问题。”

徐天忙不迭的应下来,也不抬头,一直紧盯着自己的脚尖半寸都不敢动。田丹见状不觉叹了口气,干脆往前迈了一大步走到徐天面前。

“徐先生,老实说,你是不是,喜欢我呀。”

这回徐天倒是没再跑——他要是再跑明楼发誓自己绝对会开车把他撞回去——但他还是让在场的所有人又见识了一门绝技,只用了一秒时间就让自己从脖子根一直红到了头顶。

明楼目瞪口呆的望着大概是在用练习魔术的方式修炼演技的徐天,田丹倒是比他淡定,只是羞赧的垂下眼扯了扯自己的衣角。

“喜欢我的话,徐先生也不用一直藏在心里呀,可以来追求我的呀。我又没有说过,不喜欢徐先生。”

话音刚落,徐天忽然哐的一声跪了下来,抱着田丹失声痛哭。

“徐先生!您不用这样的呀!快起来,我答应您就好了呀!”

田丹被吓了一跳,忙不迭的想要将徐天拉起来,而明楼则已经连过去劝阻的心都不剩了。

一个183的大男人,一个普林斯顿核物理系毕业,当过特种兵,还是粉丝无数的正当红演员的大男人,居然在自己的经纪公司门口不管不顾的抱着妹子的腿,哭得不成人形。

明楼觉得比起徐天的演技来,他真情流露的方式显然更叫自己叹为观止。

他有些头痛的捂住前额,挥挥手示意贾小七驱车离开,当然也没忘了补上一句。

“去帮徐天把那些不该有的媒体和记者都料理干净,顺便警告其他人,我们当演员的和那些个偶像明星不一样,私生活跟粉丝并没有什么关系,叫他们少去打扰天哥。”

“还有,回头替我转告徐天,他欠我一个人情。”

徐天的感情风波就这样还算圆满的落下了帷幕,而明楼也没有再过多的关注这件事,因为接下来还一部有新戏《孤屿》等着他——是一个发生在1940年的上海,国共日三方谍战的故事。

其实早在半年前,这部戏的导演黎叔就找明楼看过剧本。戏中的别具特色的人物角色和接近完美剧情设置一眼就吸引了他,再加上央影出身的黎叔又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导演,所以他当即拍板应了下来。不过身为跟明楼同样严谨认真的人,从制定计划到甄选角色,黎叔硬是多花了整整半年时间进行筹备,直到半年后的今天才约了明楼进组。

“其实还有一个角色没有定下来,就是跟你的角色袁昊搭档的管家袁昱。我想着反正你在这方面也有些经验,不如帮我一起看看。倒是男主角袁晨一早就定了,你们先认识一下,回头可以一起对对戏。”

黎叔一边说一边带着明楼往那边的演员休息室那边走,途中经过练习室时,明楼突然就止住了脚步。

由于甄选角色的需要,这里被改成了临时的试戏厅。明楼望进去的时候,里面正站着个高挑英挺的年轻人,气质比一般年轻演员要来得沉稳些,长相虽没有那么出众,却让人觉得十分顺眼。

明楼站在门口看了一会,饶是对演技挑剔如他,也忍不住在心里点了个赞。那个人从表情到眼神,再到对每一个动作的斟酌,和对角色的理解,都拿捏的十分到位,一看就和那些滥竽充数的花架子不同,是个拥有丰富经验的专业演员。

他不禁朝黎叔问了一句。

“他是谁?”

“你说他啊,是来试袁昱的戏的。叫——说来挺巧,跟你一个姓,叫明诚。哦,还都是央戏毕业的。”

黎叔说着,将明诚的简历翻出来递给明楼。虽然是个大少爷,不过明楼身上始终带着一股恪守传统的顽固劲儿,挑演员的时候绝对不会只凭感觉,必须要看过出身简历之后才能算数。

明楼接过明诚的履历表翻了翻,不觉有些意外。他比自己只低了四届,也是表演系出身,还是被那个以严酷著称的导师方步亭一手带出来的——这人当年也带过他,虽然手下死掉的学生无数,不过能活下来的,那可都是凤毛麟角。而看明诚的成绩,方院长似乎对他十分满意。

明楼合上简历还给黎叔,又看了一眼还在试戏厅里安静等待的明诚。《孤屿》的剧本他早已通读,所以袁昱的角色他也很熟悉,在看过明诚的表现之后,他当场便跟黎叔下了定论。

“我看袁昱也不必再挑别人了,就他吧。一会让梁仲春带他过来,介绍一下。”

黎叔会意,进屋去找相关负责人,明楼则转回之前的会客厅里,等梁仲春把人带过来。至于说好要跟男主角袁晨对戏的事,他倒是给忘得一干二净。

“76号!76号是谁,一会过来一下,你通过了。”

明诚低头望了望自己胸前那个跟娱乐公司撞了名字的号码牌,忍不住露出一丝微笑,原本严峻的表情也因而变得柔和了几分。在请示过几位负责人后,他又来到了走廊外,同等在那里的徐天深深鞠了一躬。

“徐先生,这次真是太感谢您了。”

徐天单手扶住了他,冲他摇了摇头。

“不用这么客气,你应得的。明楼这个人我了解,挑剔得很,既然他能一眼看中你跟他搭档,说明他信任你的能力。再说了,我把你介绍过来,不仅仅是因为你需要这份工作,也是要还他一份人情。”

徐天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又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励,然后不声不响的离开了剧组。而这时,梁仲春也过来了,一看见他连忙招呼过来,亲自领着往会客厅走去。

明诚顿时觉得有些不自在起来。

“梁经理,怎么好麻烦您——”

“谈不上麻烦不麻烦的,明大少亲自指名的人,我总得给安排到位了才行。”

梁仲春淡淡的跟明诚交代了一句,脸上也看不出什么不耐烦。甚至在进屋之前,还好心提醒了明诚一句。

“明诚,你也是个老演员了,其他的事情想必不用我多说,你都懂分寸。只是有一点,明大少可是咱们业界出了名的戏痴,尤其在工作的时候,认真起来六亲不认。跟他一起合作搭戏,你可千万不能松懈,否则一旦出了岔子,他绝饶不了你。明白了么?”

“知道了梁经理,谢谢您。”

明诚欠身跟梁仲春道谢,然后敲了敲门进屋,先跟坐在一旁的导演黎叔问好。

“黎叔好。”

黎叔满意的应了一声,又冲他示意了一下坐在自己身旁的明楼。

“认识一下,这位就是在这部剧里跟你一起搭戏的,明楼明大少。”

明诚忙转过身冲明楼又鞠了一躬。

“明大少好。”

明楼则冲他摆了摆手,而后抬头望了明诚一眼,眼尾微微勾起一丝弧度。

“什么大少不大少的,都进了一个剧组,工作时间就别搞这些虚的。这样吧,既然你也是方院长一手带出来的,那便跟我师出同门,咱们又是本家,从今往后,你就喊我师兄吧。”

明诚愣了一下,随即从善如流的点点头,也冲明楼笑了起来。

“师兄好。从今天起,还请师兄多多指教。”

---------------------------第一章完------------------------------------

【因为得了一种叫做“突如其来的脑洞”的病症的我无法抑制的写了这篇文TVT……简直是灵感爆发拦都拦不住所以就……这样吧OTZ【。相信看到这里大家也明白了,明诚人设跟剧里有较大出入,不过依旧是养成系XD~第一章由于剧情需要(and私心)有天丹出没,全文主要是想讲一个伪装者们去演伪装者的故事……虽然文中戏里的三兄弟都被我改了名2333~总而言之!如果吃的满意麻烦大家拼命的留言告诉我希望我继续下去……因为这种突发性脑洞如果看不到回馈的话随时可能坑掉……年终究竟出什么本子就看小伙伴们的抉择了所以上吧少年们!不要大意的用回帖砸死我吧!【顶锅盖跑

评论(70)
热度(1500)

© 好好做人苏小青 | Powered by LOFTER